賢仙子吳剛生曖昧;小漁夫痛失後庭花

「賢仙子,剛才那位凡間女子緣何在你宮內?」「吳剛哥哥,本座也不知吾的清靜處所會有凡間名妓闖入。算了,相逢即是有緣,何必多想?」吳剛聽了後,就沒在多問。「剛哥哥,嫦娥姐姐沒留汝?」賢仙子的醋勁突然發作......吳剛聽出賢仙子話中有話,立刻放低姿態求取賢仙子的歡心。其實賢仙子見了吳剛壯碩的肌肉,鼓鼓跳動的褲襠,早已依偎在吳剛身上,心想,勢必要跟嫦娥一較高下。遂和吳剛一起躺在玉床上纏綿起來......這!真是天道淪喪啊!

米素真的一身華服被小漁夫的漁鮮灑了滿身,全身濕淋淋和臭氣熏天,好不狼狽。「怒從心中來,惡從膽邊生」,米素真的怒火像天一樣高,似要把小漁夫給燒死才罷休似的。小漁夫本為粗鄙之人,本就不敢青眼直視那些富貴人家,故身子彎的低。

米素真的手下見主子極為憤怒,不待吩咐,早已拳腳加諸在小漁夫身上,小漁夫被揍的哭天喊地好不悲淒。更絕的是,米素真的手下早知主子性惡粗鄙人物,居然將一根拳頭粗的木棍插入小漁夫的後庭花裡。小漁夫痛不欲生的昏厥過去不省人事,圍觀百姓盡嘆息不已,紛曰:「米素貞這瘋女子,今日又毀去一位男子自尊。」「不知那可憐黝黑的年輕小夥子是哪裡來的?」眾人議論紛紛之後,就慢慢散開了。官府雖耳聞此事卻不做計較,馬虎帶過......

嘩啦......小漁夫隱約聽到水聲,接著感覺到臉很冰涼,有人在幫他擦臉,可是後庭花仍是痛苦異常,猛然憶起是被人用木棒強行插入。這時,小漁夫才驚醒,睜開眼卻見到一位年約二十好幾的標致姑娘坐在床沿,含情脈脈的看著小漁夫,「你醒了!你睡了兩天兩夜,宛如死人般。」「你的後庭花還會痛?」小漁夫害羞的點點頭,但他不知眼前這位姑娘是誰?

「大夫吩咐你必須再靜養十天,後庭花及皮肉傷才會痊癒。」小漁夫聽了十天,不禁面露難色,心想家中父母不知如何?害他們為孩兒擔心了。米素真看了及問:「你家居何處?如何稱呼?靠何營生?家中尚有何人?」小漁夫靦腆地說道:「家住城外臨海的漁村,小人叫小漁夫,靠捕魚過活,家中尚有父母。「你不用擔心家中經濟,敝人會派人前往你家關照,你就安心養傷。」米素真面露紅暈嘴角,隱約浮現一抹淡笑......

廣寒宮裡的嫦娥眼皮一跳,掐指一算,怒容頓現。「人盡可夫的賢仙子,居然勾引吳剛,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可恨吳剛,居然敢和我的姊妹有一腿,哼!看來賢仙子會愛上那根肉棒子!真是氣死本座了,一定要向玉帝告狀!」這時,玉兔慌忙報道:「禍事啦!禍事啦!宮門外有位自稱是新月貓女的人,叫道要把廣寒宮討回來!」嫦娥聽了忖了會,心想暫時還須賢仙子的助力,不宜太快和她撕破臉,隨即拿了玉兔遞上來的「追星寒月劍」,披褂迎敵。

「你這貓女為何不死心?三番兩次想要討回廣寒宮!那麼想敗在本座手下?」「喵~~你這淫潑婦!什麼廣寒宮?明明就是無雙新月宮!」新月貓女張牙舞爪的吼著。手中的月牙殘星杖寒光逼人,威風凜凜!這時!「看我的貓砂迷魂陣」貓女隨即向四周撒出貓砂。「哼!小把戲也敢丟人現眼!看我的鐵玉狂風扇的厲害,雙手一揮扇子後,貓砂迷魂陣立刻煙消雲散。」

「可惡!看我的月牙殘星杖的厲害!」瞬間劈向嫦娥。嫦娥毫不遲疑拿起追星寒月劍擋了下來。新月貓女惡狠狠的左砍右削、上刺下搠,招招直逼嫦娥心窩,嫦娥髮絲不知覺的斷了幾根。嫦娥上挑下擋、左遮右閃,靈活身手,輕鬆化解奪命攻擊。

打了二十回後,「臭貓女,你的招式不過爾爾嘛!讓了你二十回真是無趣。」嫦娥故意賣個破綻,新月貓女恨怒之下,不知是計,遂將月牙殘星杖毫不留情的劈向嫦娥。忽然!追星寒月劍一分為二,架住了月牙殘星杖。新月貓女此時才知中計。觀戰已久的玉兔立即拋出綑妖索,把新月貓女抓了起來。

留言

  1. ...天上的仙子也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啊...
    后庭花是什么?屁股吗?
    那猫女蠢到家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