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役」的第四個月

股憲校結訓後,結訓假放完就到臺北市的憲兵指揮部報到,直到傍晚才有某個單位的營部憲兵載我和其他三人到營部。在營部待個幾天才會下連,就是分配到營部轄下的各憲兵連。待在營部非常輕鬆愉快,不用站哨,只要做一些勞力雜事就快樂度過每一天。無聊的時間就讀自己帶的書和閒扯要去的憲兵連爽不爽,剩下七個多月要待的單位只有親身體驗才能證實到底苦不苦、爽不爽。

我被分到營部謠傳很爽的憲兵某連,爽的原因是該單位不在某個單位內,所以算是天高皇帝遠;另一個爽的原因是不會在三更半夜出特殊勤務,也不會碰到高官出現在某個單位就要多站好幾個小時的衛兵。因此,這個憲兵連要負責的勤務就少很多,雖然如此,還是有學弟很高興逃回營部連,可見待在營部連比待在下面的單位要愉快,反正我本來就不太相信傳言,不會有落差心情。

到憲兵某連後,便開始要做下士要做的事情了,像是通訊工具的聯絡測試,簿冊的書寫。當初,龜山憲校的副總隊長天花亂墜地說下士不用站哨,只要坐在安全士官的位置就行,實際上下士一天要站六小時的門口哨,坐安全士官位置是志願役幹部。還好我當下士不是因為不用站哨的好處,而是薪水比義務役兵的多。職業軍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們「隱惡揚善」、報喜不報憂地要意志不堅的人受騙上當,這種職業軍人幹部有何資格管理部隊、領終生俸?

站哨兩小時,站到腰痠背不舒服和雙腳不舒適,幸好不用從頭到尾立正站好,還要背誦簡報詞(站哨的注意事項),換班還要表演遞哨本的動作。上、下班時間如被分到交通管制,便要到側門管制人員、車輛的進出,向那些掛階的職業軍人打招呼,檢查車輛的後車廂。不是每輛汽車的後車廂都檢查,通行證是金色外圍的就不用檢查,可是誰能保證他們一定奉公守法?職位高的職業軍人就不會犯法?

幫其它軍種顧大門,我覺得這並不值得以身為憲兵為榮,顧大門任何無前科和四肢健全的人都能勝任,年輕人把時間耗在每天站六小時的哨(或是甚至時間更久),政府無疑是糟蹋人。只因為是徵兵制義務役就要向那些高階幹部敬禮、問好,我便感到渾身不對勁,雖然內心不屑,但是表面功夫還是要做到。假如是分發到縣市憲兵隊就感覺比較好,因為憲兵隊會處理到刑事案件和抓違紀,比較符合我對憲兵的刻板印象。

禮多人不怪,到新單位要嘴巴勤快地打招呼:學長好、連長、副座、輔導長、排長和士官長好,一些老兵等著新報到的下士喊他們學長,他們卻沒有禮貌性地回覆班長好,好心的排長跟我說:我稱呼老兵為學長,不會覺得怪怪的嗎?我自己也是認為不太對,但是卻又不得不「適應」這種奇怪的人際環境。當然大部分的人會認為就讓他們爽嘛,反正喊一聲不會少塊肉,不用跟他們一般見識。說的也對,有些小細節在軍隊就不需太計較。

留言

  1. 呵呵,你运气不错啊,分到一个比较轻松的地方。
    还有7个月啊...真是辛苦...
    加油!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