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片段一

華民國九十六年十二月卅一日的上午,我在外防單位的哨亭悠哉地欣賞大自然之際,冷不防軍線突然響起,輔導長劈頭就問我是否有在寫部落格,以及部落格的文章內容都是什麼的詰問,問的我不知該據實以告,或是裝瘋賣傻好蒙混過關。在情勢不明朗的情況下,做賊心虛的我只好吞吞吐吐地回答輔導長的問題,心裡期待趕快結束這令人不耐的通話!

這一天是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的最後一天耶!竟然碰上這種倒楣事,原本期待晚上觀賞臺北壹零壹的跨年煙火秀的興致都沒了。傍晚食過飯後,被輔導長「請」回連上,告訴我文章最好迅速刪除,便騎著機車載我到公館的某間網咖,把我放下車後他就去找他的女朋友了。我消費的這間網咖一小時收費五十元,不曉得臺北市的網咖價格是不是都這麼昂貴?幸好錢是輔導長出的,文章處理完我就自己走路回連上。

連上的人問我沒事外出做什麼?平常心直口快的我,這時話到嘴邊就停住了,隨便找藉口搪塞一番,總不能明說我的部落格文章被軍方單位查到,輔導長叫我外出刪除文章吧。晚上我還是有看到漂亮的跨年煙火,美中不足的是所在的方位,只能看到煙火被煙掩蓋住。觀賞煙火的心情蒙上一層陰影,心裡不斷猜測這件事會如何發展?會被關禁閉還是禁假,或是什麼事都不會發生?遺憾的是我沒有靠山。

想不到隔天營長命令連上要求從外防單位搬回連上,這真是晴天霹靂的噩耗!外防單位可說是連上人人都想終老的樂園,下哨後的時間完全是自己的,不用出浪費時間的公差,想和友軍一起看電視,或是讀書都行;友軍生活更是糜爛到不行,晚上三不五時從營區側門外帶美食進來,士官長躺在寢室床上吞雲吐霧兼看租來的小說,難怪有些人這麼喜歡當志願役軍人。那時剛去那邊,以為是友軍的老兵才會這麼「囂張」,時間一久才得知他竟然是士官長!

回到連上就要開始過比較辛苦的日子了,站哨之外的時間都要消耗在中山室做事情,還要和某幾個沒人緣的志願役士兵相處,跟他們講些言不由衷的話,以及忍受連上壞事傳千里的長舌風氣。事件傳開後,我成了眾人眼中的黑名單,不滿在私底下醞釀。那時的我只擔心會有什麼處分下來,其他人的觀感倒是沒有那麼重要,反正一皮天下無難事?那些人應該心想我怎麼神經這麼大條,看起來心情不受影響。就算真的心情低落也沒必要形於色吧?畢竟是自己惹禍,沒必要旁人來安慰自己吧!

留言

  1. 這是我開始補寫之前當兵的回憶。算是舊文章吧。 :p

    回覆刪除

  2. 那還會有片段二片段三吧:)

    回覆刪除
  3. 給小瓢蟲:我會慢慢寫的 :)

    回覆刪除
  4. 希望您這篇文章能安然存在@_@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