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片段五

好幾期下部隊的下士學弟跟我透露,我在五股憲兵學校是傳奇人物(在五股憲校混日子,這四篇文章的貢獻),由於我披露下士考試有放水的情節,讓相關單位大為震怒,造成後面幾梯的學弟要辛苦準備考試,不再能夠「輕鬆」考試,我變成千古罪人。另外,文章有提到的傻瓜吸煙區問題,校方把吸煙區從人來人往的樓梯,換到建築物後方,憲校還真是後知後覺的「從善如流」啊!

那四篇文章也波及到五股憲校的教官,聽學弟說有「涉案」的教官都被記過處分,至少一兩年之內都不能升遷。還開玩笑說我破壞力真驚人,老實說是文字獄小組「居功厥偉」,要不是他們在網路上搜尋文章,我的文章能有「榮幸」被軍方人士拜讀嗎?我的個人資訊基於某些原因在憲校流傳,有些怕升不上下士的志願役士兵,很積極的打聽我這號傳奇人物在哪個單位,想要會一會我。在這裡我很「感謝」憲校教官只是「隱約透露」我的個人資訊。

想也知道他們一定會懷恨在心,畢竟我的作為擋人財路,幸好我不像尹清楓的職務是處理軍購事宜,不然我被蓋一百個布袋都不夠。把應該原本要嚴格把關的下士考試,只是表面故作幽默嘴臉、勉為其難說是之前某位學長造成的,這根本是自甘墮落的卸責之詞!等風波過一段落之後,下士考試又恢復為輕鬆考了。

我覺得有些納悶的是,那些準備要升下士的軍人是全部都缺乏基本的是非判斷的能力?還是因為這攸關薪水問題,所以只要擋我財路者,不管自己在道德上是否站得住腳,都要被處理乾淨以絕後患,也就不難想像為何當初尹清楓命案,軍方對於證據的提供會拖拖拉拉的,畢竟這是一個神秘的共犯結構,外人難窺其全貌。

一開始得知我的個人資訊有洩漏之虞時,有些反應過度的我向人不錯的中士講這件事,他說這件事不用大驚小怪的,就算知道我是誰,他們也不能拿我怎樣,除非他們想要中斷軍旅生涯進監牢。被人點醒,我就冷靜許多不再杞人憂天會被人暗算。真慶幸就算我是問題人物,被某些同連的人「熱心打知名度」(可惜沒人跟我說是哪些長舌公),連上主要的幹部沒有對我說些冷言冷語的話。這件事讓我體會到人情的冷暖。

一些志願役士兵覺得我太無聊,才會想要在部落格寫文章,像他們放假就只會玩線上遊戲。兩者立場、身分不一樣,當然會產生不同的看法,他們要在軍中長久發展,一定要低調守規矩才行,頂多就只是私下抱怨;義務役對某些現象實在看不慣則會打申訴電話反應,義務役雖然是軍隊的過客反而是軍隊改革的要角。畢竟如果對事情的看法差異過大,跟某些人爭辯這些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留言

  1. 這跟短期 長期軍旅的想法 有關係嗎?

    回覆刪除
  2. 經helenna一問,跟時間長短好像沒有必然的關係。我直接在本文修改。 :)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