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片段尾聲

節那個月,連上的某一排要去松山整訓,隔壁連會出相同數目的人力來填補連上的空缺。當時根本不清楚整訓的內容為何?心裡慶幸不用在寒天到陌生的單位,而隔壁連的支援人員還滿好相處,可能是剛好他們的個性、態度本來就比較隨和,連上的氣氛輕鬆、歡樂許多。他們覺得這邊的志願役幹部比較好相處。

整訓和其它軍種的下基地應該是異曲同工,都是移地訓練。聽說去整訓的人感情都會更融洽,然而小我一期的下士學弟,卻因為太注重規矩而和某幾個破壞秩序的人起衝突,和對的人一起相處、共事是可遇不可求的!處在局外人的立場知悉這些小道消息,可以清楚哪些人應該要避免往來。

四、五月份,我在煩惱要整訓,抱怨怎麼會在退伍前一個月遇到這種事?要把家當都搬到隔壁連,不清楚整訓要從事哪些體能訓練,以及到底要訓練什麼?連上幾位無法去整訓的人都很羨慕,因為去整訓一天只要站一班哨,所以晚上睡通的機會很高;穿迷彩服比憲兵服裝要方便,最重要的是可以遠離連上這塊是非之地。


六月上旬,一群人撘上軍用卡車往營部樓下的隔壁連出發,大家的態度像是去校外教學,有說有笑一派輕鬆。原來整訓類似新訓,要測驗體能:跑三千公尺、拉單槓和仰臥起坐;實彈射擊、投擲手榴彈和跑狀況,日子就在出操和上課中度過;和野戰部隊的下基地比起來,算是幸福很多,至少不用在荒郊野外的壕溝拉屎!離退伍的日子越來越近。

穿迷彩服流汗的感覺還好;穿防彈衣站哨就不好受(也不知道防彈衣是否超過使用期限),汗流浹背到最外層的防彈衣都溼透,所以來整訓躲過穿防彈衣站大門哨是賺到。在隔壁連分別站過三個不用穿防彈衣的哨所,有兩個哨是聊天哨,會有友連的人輪流上哨陪聊天,悠閒愜意度過二小時;另一個哨就讓人不愉快,原本時間到就可以下哨去吃早餐,竟然還要等友連的人食完早餐才能下哨,他們的藉口是接哨的人不用食冷掉的早餐,矛盾的是為何下哨的人就得吃冷掉的?而且這還牽涉到偽造文書的問題,哨本的時間是表定一個時辰,實際上超過半小時以上,又一個陽奉陰違的最佳範例。

去黎明技術學院對面的軍警共用靶場打靶,因為長統皮鞋底部裂開,襪子就被草地上的露水浸濕,濕到下午回營區。在最後一兩次打靶時,才三生有幸穿上退伍前幾天領到的新鞋子。穿沒幾天的鞋子,給小我三、四期的下士學弟接收,他真幸運。六月廿七日打包離開松山休退,三天的假期回到連上度過,因為那三天要考警察特考。卅日下午又回營部領退伍令,並填寫資料方便日後教召徵召。拿到不是庫存的退伍令,上面沒有印陳水扁這三字,謝謝有人向新聞媒體抱怨在五月廿日之後,竟然拿到印有陳水扁字樣的退伍令,軍方才保證不滿意可以退換。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七月一日,退伍令正式生效!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