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精選文章

車號1188-DK的汽車撞我

前 些日子的星期六下午游完泳之後,抽空到臺中市英才路那邊的電腦賣場看電腦,看完筆記型電腦之後回賃屋處。騎到中港路和黎明路那邊 (統聯朝馬站舊址) ,突然被一輛偏離車道車頭往右邊閃的黑色保時捷休旅車擦撞到我的機車左後方!我當時的車速不夠快,才會被撞上,讓我滿訝異的,這就是意外吧! 擦撞的瞬間機車左右搖晃了幾下,就往左邊傾倒。我跌個四肢著地,膝蓋和手掌都磨破皮流血,最怕痛的我一次擦傷好幾個部位,真是給我「賺到」了。趴在地上後,忍著疼痛立刻把車扶起來,擦撞到我的汽車男性駕駛繼續往前開了十幾公尺之後,才把車停下來,可能是副駕駛座他的家人提醒他停下來,避免演變成肇事逃逸。那位男駕駛「很好心」的把我的機車牽離原位。一輛計程車也停在一旁,一場三角關係就此展開。 車牌1188-DK的駕駛推托是為了閃避計程車才會擦撞到我,而計程車司機則說根本不關他的事,接著就說不然就叫警察來處理。黑色保時捷休旅車駕駛卻說不用叫警察,他會負責賠償我的損失,很主動地留下英文姓YUAN和行動電話號碼,以及掏出一張千元鈔票,「體貼」地叫我去看醫生,並說星期一在打電話和他聯絡。而我則是心裡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報警處理,因為覺得這場意外對我來說不是很嚴重 (不嚴重? 一雙新臺幣三千多元的耐吉慢跑鞋破損一隻、機車車頭左邊車殼受損 ) 。我拿了一千元傻傻地自己忍著傷痛騎車看醫生。那兩位駕駛應該也立刻解散吧。 心裡一直認為沒報案怪怪的我,到了當天晚上就拉同學陪我去西屯派出所補報案。入口處值班員警打了通電話給交通隊的同僚,交通隊的警察 ( 接電話的那位 ) 口氣不好地說不要把他們當成討債集團!而我還是說要報案,他們就派一位警察來記錄我的筆錄和到現場畫沒了現場的現場圖。這是我第一次坐上警車,負責處理的警察對我抱怨民眾的態度不佳,導致開車的那位警察為了維持他自身的尊嚴,而不向民眾開罰單,也就是說他不太想為了開罰單遭遇違法民眾的輕蔑態度。反正這位警察有沒有取締交通違規,薪水也不會因此額外增加。 星期一時,打電話給1188-DK號車的駕駛,對方死都不接電話,傳了四封簡訊也沒回應!星期二晚上十點多那位承辦警員居然打電話問我說連絡的如何?嚇我一跳勒!警察就說驗傷單準備好就掛電話,大概是可以告對方過失傷害。我來不及問那接下來要怎麼辦。心情鬱悶的我跑去找讀法律系的學妹,他說發生車禍拍照前一定不能移動車輛,不然警察沒

一則臨時工讀日記


個週末依照往例沒回家省親,待在寢室瘋狂上網數個小時(我是神經病),仍欲罷不能,以致放到發臭的衣服沒洗,規律的正餐不吃,規定的功課不寫,好朋友不理,睡眠不足。終於靈魂之窗、轆轆飢腸率先發難揭竿起義。我真是無可救藥的可憐蟲一條。這是沒培養正當的休閒娛樂的自閉大學生的典型寫照?

今天早上特地起個大早,跑去打工(地點是臺中市的向上國中),臺中市長參選人蔡明憲舉辦後援大會,應該可領新臺幣五百元吧!參加的民眾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由於來的選民大都是福佬人,所以臺上幾乎都是在講福佬話。而我和同學在發候選人的競選宣傳單時,意外發現有客家人,說來也真是湊巧,我沒抬頭看人隨口說了「沒共樣」,對方也說了「沒共樣啊」,然後就說了“承蒙你”。呵!沒道理地高興了幾十分鐘勒(根本就互不認識耶)!

散場時!我們這些打工的人員,就要收拾場地,清理滿地的鋁箔包和紙屑,還有檳榔和煙蒂,完全無視身處這性質特殊的教育場所,糟蹋年輕一代學子的學習場所。蠻沒水準的,頓時想到這些“莊腳俗”滿口的「愛臺灣」,指責別人是「賣臺分子」的人,其本質行為上是殘害臺灣﹝侵占道路、人行道,闖紅燈,房屋違建,亂丟垃圾……等惡劣行為﹞,他們可能想說嘴上喊喊「愛臺灣」(心態上等同於講南無阿彌陀佛),就可抵銷所做的惡事吧!順便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不過「賣臺」一詞的出現,是臺灣的短視近利政客所變出的厲害把戲﹞。

接著我在不爽的同時(自以為是救苦救難的正義人士),看見系上大四的學長把鋁箔包推進鐵椅子的空隙裡﹝已經疊高的﹞,想要眼不見為淨、掩人耳目的把垃圾藏起來(系上的老鼠屎露出狐狸尾巴啦)?如果民主進步黨專門招收這類型道德素養低落的年輕人加入,應該會敗壞該黨的創黨理想精神。我的嘴就開始囉哩囉唆了,賣力地把椅子下窩藏的垃圾掃出來,大家都領差不多的打工薪水,工作態度卻差這麼多,真的是一樣米養百樣人(勢單力薄地還是別亂得罪老鼠屎,被小人背地中傷可不是鬧著玩地)。

之所以會那麼不爽,是認為這種類型的人格特質,會對社會造成危害。而且日後他們步入政壇,很可能為了自身利益,檯面上表現的非常會服務選民、傾聽民意和需求;檯面下可能來個官商勾結,壓榨廣大的辛苦納稅人口袋的血汗錢。再加上開始看厚黑學,對不滿就不會掩飾的表達出來,覺得自己應該更為強勢。不過我會修正的,畢竟愛鬧情緒,是不好的行為,而且這樣子也很像幼稚的小孩子。(寫於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十一月廿五日的高中班版)

後記:後來的市長選舉結果是胡志強終結張溫鷹的市長連任之路。張溫鷹當臺中市市長任內沒啥特殊的市政建樹,連取締酒家都被揶揄是家庭因素導致的。聽著在投開票所的選民的閒談,胡志強似乎獲得強烈的支持,張溫鷹被選民放棄了(也可能該區域是國民黨的票倉)。落選後的張溫鷹重操舊業:當牙醫,系上某位老師開玩笑說:「已經從政十幾年都沒碰過牙醫用具,還有看牙的技術?找張溫鷹看牙應該要有很大的勇氣吧。」

誰知道胡志強又能做出多少讓人滿意的市政成績呢?

留言

  1. HELLO

    HAVE A NICE DAY

    回覆刪除
  2. 民進黨擴得愈大,進來的人也愈複雜,有些地方和國民黨差距也不大。這是一個黨要壯大過程的必要之惡,不過領導者如果將之視為理所當然,是很要命的事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